李迅雷:中国通胀总体可控,政策不会太放松

李迅雷:中国通胀总体可控,政策不会太放松

作者: 黄思瑜

“从今年来讲,我们经济增长的压力其实并不大,今年全年的GDP目标也能够实现,定的是6%以上,CPI目标是3%,新增就业1100万,这些目标在今年经济复苏过程中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实现,所以就注定今年在政策上不会太放松。”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称。

李迅雷是在5月22日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做出的上述表述。就备受关注的这轮大宗商品上涨的原因,他称,一方面是流动性因素,主要经济体政府推出宽松货币政策之后,市场需要配置一些资产,大宗商品价格自然就出现上涨;另一方面是供求错位因素,需求在上升,供给在减少,因为资源国的疫情还没有得到较好控制,所以产能受限,但是那些制造业大国疫情控制比较好,生产恢复了,要补库存,从而使得价格上涨。

从全球主要经济体推出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来看,李迅雷认为,美国的“放水量”是最大的,2019年末美联储的总资产是4.2万亿美元,到了2020年末变成7.4万亿美元,扩表3.2万亿美元,规模前所未有。

“美联储这次扩表也和以往不一样。比如说2008年次贷危机时,美国并没有引发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涨,真正推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是中国,因为中国当时财政扩张的力度非常大,导致了一轮债务水平的大幅上升,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杠杆都大幅上升。但是这次中国没有,而美国财政部门拼命地发债,发债之后补贴给居民部门和企业部门,居民部门和企业部门拿了钱之后导致物价上涨,一部分钱还用来炒股票,所以美国股市表现比较好,房价也上涨了。所以这轮美国通胀,我的理解更多是全面的,跟以往是不一样的。”李迅雷称。

那么,美联储什么时候开始缩表,什么时候开始加息?

李迅雷称,最近市场说美联储已经在讨论关于缩表的问题,但这一轮比较难办。以前每一次危机都是过度繁荣所引发的,美联储就不断加息,加到后来泡沫就破了,泡沫破了又把利率水平降一降,所以有调控空间,而这一轮利率本身就在低位,空间就有限了,所以这一轮应对危机难度比过去要大。

“我们的判断是,加息今年应该不太可能,但有可能到了今年第三季度、第四季度美联储就要考虑缩表,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。”李迅雷称。

对于全球经济走势,李迅雷称,“今年都是反弹和复苏,而且是比较强劲的。美国到目前为止还是全球三大主要发达经济体(欧盟、日本和美国)中最强的,其他两个经济体的问题可能更多。所以这一轮,我想今年反弹之后明年应该还是会回落。”

他的依据在于,全球经济处于一个衰退过程中,因为结构性问题越来越严重,2019年时就面临着下行,有了疫情应该是雪上加霜,通过此次政策经济有所回升,但是回升之后没有根本改变格局,没有根本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,所以这样的情况下,明年经济还是会回落。

就中国而言,李迅雷认为,这一轮中国的通胀并不是太厉害,所以货币政策的空间反而更大一些,主动性也更强一点。在这种分化的时代,通胀更多表现为结构性,更多是上游涨得比较多,下游涨幅不大,这还是跟需求有关系。

李迅雷对这轮通胀不担心的理由在于,“我觉得只要中国巨大的供给能力存在,那么对平抑物价还是有积极作用的。再者,全球经济总会恢复,虽然现在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控制,但总体在向好的方向发展,供给问题将来会慢慢地减少。”

就需求端来说,李迅雷称,中国是全球金属等的最大消费国,煤炭、钢铁、铜、铝的消费量基本上占全球的一半,但是这一轮中国没有进行强刺激,预计大宗商品价格最终还是要回归基本面。

“全球海运价格在往下走,说明物流这块逐步不再成为瓶颈,这对于供给是有好处的,对于大宗价格回落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。”李迅雷称。

李迅雷还表示,中国通胀总体可控,从政策上来讲,美国的政策是美联储和财政部是逆周期的,而中国除了央行和财政部是逆周期的之外,商业银行也是逆周期的,国有企业也是逆周期的,所以中国在遇到危机时优势更加明显,因为中国有较强的管控能力。

“未来中国这样的优势还会继续存在,全球经济进入一个漫长的衰退阶段,在这个阶段风险会不断释放出来,如果我们的管控能力强就可以避免风险,这次疫情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”李迅雷称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anhaishiye.com/38.html

联系我们